•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
          搜索

          睡在上铺的兄弟,问你离我有多远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康子湛 仇成梁 通?#23545;?陈陟 发布:2019-03-25 05:03:04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新生代官兵在价值观念、民主意识和行为方式等方面,都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他们渴望得到理解、尊重和信任,渴望实现自身价值。如果缺乏对官兵的了解、分析与研究,极可能因一厢情愿而做无用功。倘若如此,有些工作就难以开展、难以落地,有些工作甚至做了还不如不做好,更谈不上赢得兵心了。

          时代的发展改变了沟通方式,却并未改变人们渴望温暖的心灵需求。从即日起,解放军报推出“基层热点话题·如何?#36234;有?#29983;代官兵”专栏,从不同维度观察官与兵、兵与兵之间的互动,聚焦新变化,关注新课题,追问新挑战,呈?#20013;?#23454;践。敬请关注。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睡在上铺的兄弟,问你离我有多远

          ■解放军报记者 康子湛 特约记者 仇成梁 通?#23545;?陈陟

          一场官兵协力取胜的拔河?#28909;?#35753;大家直观地感受到团结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张金山摄

          新一代《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试行)》第四十一条特别?#24247;鰨骸?#26500;建团结、友爱、和?#22330;?#32431;洁的内部关系”。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回望战争年代,正是亲如兄弟、生死与共的纯洁革命情谊,才凝聚起人民军队攻难克坚、战无不胜的?#30475;?#21147;量。新的历史条件下,我军要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使命任务,更?#26377;?#35201;纯洁的内部关系、官兵关系。

          新生代官兵在价值观念、民主意识和行为方式等方面,都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他们渴望得到理解、尊重和信任,渴望实现自身价值。如果缺乏对官兵的了解、分析与研究,极可能因一厢情愿而做无用功。倘若如此,有些工作就难以开展、难以落地,有些工作甚至做了还不如不做好,更谈不上赢得兵心了。

          时代的发展改变了沟通方式,却并未改变人们渴望温暖的心灵需求。从即日起,本版推出“基层热点话题·如何?#36234;有?#29983;代官兵”专栏,从不同维度观察官与兵、兵与兵之间的互动,聚焦新变化,关注新课题,追问新挑战,呈?#20013;?#23454;践。敬请关注。

          营区的墙有两米多高,他助跑几步,就能一跃而出。下一步,回家的高铁只需2小时。

          “翻?!”这个念头像一条鲶鱼在心里不停地游过来又游过去。他仿佛在墙上看到两个字:“逃兵!?#27604;?#32780;回望连队,他又觉得自己孤立无援……

          “各班出一名公差搬器材!”未等班长指派,第80集团军?#38472;?#26032;兵李英凯主动起身申请出公差。这个积极表现,背后藏着他对有机会走到墙边的纠结与渴望。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真像个演员。

          “李英凯是连里最让人放心的新兵。虽然体能差,但工作踏实积极,出公差最多的是他,记笔记最好的是他,打扫卫生最细致的也是他……”连长刘建军清楚地记得,一次组织休息,他问有谁会唱歌,话音刚落,李英凯就毛遂自荐。那个爽朗的声音让刘建军从此记住了这个新兵。

          如果不是有人看到他偷偷躲在角落里哭,也许刘建军到现在都不会察觉李英凯有过翻墙当逃兵那样的想法。

          虽然最终李英凯没有选择翻?#20132;?#23478;,但按自己的想象,他将继续“饰演”一个积极踊跃的“普通兵”、大家眼中的“放心人?#20445;?#22312;内心煎熬两年后退伍。

          “班排骨干和他谈心,他总是一脸阳光。谁想到他心里咋藏着那么多东西?#20426;?#21016;建军迫切地想拉直这个问号……

          一脸阳光,可能只是我戴上的保护色

          “我体能不好,跑得慢怕人说,人一说就更没信心跑了。”

          “班长教我们拆卸火炮,我没听懂。班长问学会了吗?我只好点头,害怕说‘不会’被人笑话。”

          “我想通过唱歌让大家觉得我不是一无是处……我不想拖后腿,除了‘装积极’还能干什么呢?#20426;?/p>

          “我想回家,太压抑了。但我怕说出来,你们会觉得我思想有问题。”

          ……

          半年?#24049;耍?#26446;英凯?#20540;媼说住?#36830;长刘建军找到了他,本以为要挨一通“炮火?#20445;?#27809;想到连长却表达了对他关注度?#36824;?#30340;歉意。这才让他勇敢了一点,摘下“面具”吐出了许多心里话。

          走出连长房间,李英凯感到心里有点光透了进来。刘建军望着这个缺乏安全感的背影,感到清晰又模糊。

          半年后,3000?#30528;?#30340;考场上,刘建军掐着秒表陪着李英凯跑完了最后一圈。终于合格了的李英凯,当晚主动敲开连长的房门——

          ?#25353;有?#23601;想以音乐为生却不被?#25913;?#35748;同,为了脱离?#25913;刚?#25511;而选择当兵,又发现这里的每一项要求都难如登天;想回家的念头越来越强烈,甚至路过营院的墙边就想翻出去,但最终?#27493;?#20165;是看一眼……”

          “现在呢?#20426;?/p>

          “好多了,?#36824;?#36824;是会有点儿不自在。”

          刘建军点点头。他在想,假如今天李英凯没有合格,还会不会对自己说这些。任何思想“疙瘩”都有其成因,他愿意陪李英凯一起化解掉。

          曾经“不能说的秘密”已经解密,那以后的呢?他的秘密说出口了,其他人的呢?刘建军感到带兵人的考验并未终止。

          “知兵爱兵是一项复杂工程、长期工程。”该旅党委机关指?#20960;?#20010;基层党支部完善“知兵画像”制度,切?#24471;?#28165;每一名官兵的个人经历、入伍动机、家庭情况、?#24895;?#27668;质、爱好特长、生活习惯等10项内容。

          在旅里组织的?#36867;?#31649;理方法集训中,参训的带兵人反复提到一个词——“才发现?#20445;?/p>

          “营里有个?#40092;?#23448;,平时?#36824;?#35328;笑,训练能拼?#39029;澹?#21518;来才发现他玩刺绣、?#35789;?#35789;,是个多愁善感的‘文青’。”

          “我们连有一个很上进的下士,却不愿意当班长,理由是太累了。后来才发现这个战士?#24895;?#27604;较?#28212;疲?#20182;是担心自己当了班长会很专断。”

          “咱们可能觉得战?#30475;?#30528;‘面具’,现在才发现他们是怕自己被当作‘个别人’。要学会区分思想问题和心理问题,不要让战士产生额外负担……”

          ?#33268;?#36234;来越深入,各单位?#36867;?#31649;理方面的疏忽、漏洞也被逐一梳理出来。不久,该旅机关下达了一份关于改进谈心制度的指导意见:

          “谈心交心活动,应利用各种时机经常谈、随机谈,避免只关注‘个别人’,杜绝‘才发现’和‘才知道’。谈话要规避‘套路’,主动掏‘心窝子’……”

          我没那么简单,也是个复杂的事物

          排长徐瑞刚到旅里时,?#21490;?#32769;兵退伍,有一件事让他很疑惑——

          一名优秀的上等兵,起初表示愿意留队,可就是在一夜之间,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第二天说什么也不愿意留队了。营连主官问遍了那天和他接触过的人,都表示没什么异常情况;询问他的家人,也都没发现有什么?#22235;摺?#33510;口婆心地劝了很久,可他最终还是脱下了军装。

          一天晚上,徐瑞向一起站岗的老班长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好好干,不意味着想留。因为他自己也说不准,也许只是想把主动权留在自己手里。”老班长兵龄12年,没有更多地分析别人,只是向徐瑞袒露了自己的心?#22330;?/p>

          老班长的话像一道闪电,将徐瑞心中疑团照得雪亮?#22909;?#20010;战士都不是纸片人,而是多面体,前后矛盾也许并不意味着?#25300;?#35013;?#34987;頡?#34920;演?#20445;?#22240;为他们时刻处于变化之中。

          徐瑞画得一手好素描。一次连里负责板报的下士看直?#25628;郟?#24525;不住说:“排长,你要来我们板报组就好了!”

          说什么就来什么。不久,?#21490;?#22269;庆节要出板报,指导员一声令下:让徐瑞负责板报组工作。

          这可是到连队后的第一次“露?#22330;薄?#24464;瑞从版式到内容都做了精心设计,不料最后的写字?#26041;?#21364;出了岔子。负责写字的人正是那名下士。

          “班长,这字咋写成这样了……”徐瑞憋着一肚子火。他看过下士的字,工整漂亮,绝不是眼前歪七扭八的样子。下士没精打采地撂下一句:“现在就是写不好了。”

          这与那天邀请徐瑞“?#29992;恕?#26102;他的热情相比,可谓两重天。怎么就换了一张脸呢?徐瑞猜想:此前的板报一直?#19978;?#22763;负责,现在他“越俎代庖?#20445;?#19979;士这是在给他“下马威”呢?

          “这个累活有啥好争的呢?#20426;?#34987;?#25509;选?#28857;”了一番,徐瑞恍然大悟:难怪要?#25226;?#25105;进组,原来他早就不想负责了。这个下士,心眼儿咋这么多呢?

          相处了几个月,他和下士把话聊开,让徐瑞始料未及的是,原因?#22270;?#21333;两个字:手机。

          以往办板报,下士作为负责人,可以临时申请手机查资料,顺便和家人聊聊天。可是徐瑞一来,下士没了这份方便……

          徐瑞若有所思,又开玩笑似的说起“下马威论”和“解套论?#20445;?#19979;?#21051;?#30528;笑了,却又回了他一句:要这么一分析,当时心里好像还真有过这么个影子。

          “知兵画像不能‘以我为主’,因为我们的理解不一定是正?#21453;?#26696;,而正?#21453;?#26696;也往往并非唯一。”徐瑞的故事,让许多带兵人有了新的启示:切忌“早下结论?#20445;?#35201;做到包容,尤其要包容我们还没有理解的和还没有意识到的那一部分。

          “过去我们说一个班长以身作则、埋头苦干就是好的带头人,现在如果没有开放的思维、创新的素质、勇敢的担当相匹配,就很难说是好。”该旅政治工作部主任孙卓立在“责任心·荣誉心·上进心”专题?#36867;?#20013;的一堂课,让台下的“神炮”班长詹晓聪听得直点头。詹晓聪因工作踏实、训练过硬颇受大家认可,心中一直为?#35828;?#24847;。可是?#25913;?#36807;去了,面对很多新情况,这位班长常常感慨:?#25353;?#20853;‘千斤担’,拿1000个‘神炮班长’的名头也不能飘。心里装不下人,脚下就走不出大道。”

          在你的军旅舞台上,我想成为更重要的角色

          “假如你女朋友问:‘我刚才下楼买药你猜我看见了谁?#20426;?#20320;该怎么回答?#20426;?/p>

          排长梁?#24335;?#32473;出了正?#21453;?#26696;——“你怎么要买药呢?#28212;?#19981;是生病了,我立?#20504;?#30475;你。”

          答对问题才算贴心伴侣,这样的情商问答模式,在网上流行,被称为“求生欲测试”。梁?#24335;?#35748;为,类似的情景在部队的集体生活里同样存在。以新排长为例,且不论机关检查、上级点名,单说第一次值班、第一?#26410;?#38431;出公差、第一次跑3000米,都面临官兵的审视,这不是“求生欲测试”吗?

          “有人觉得这是在逼人作戏。”梁?#24335;?#26356;愿意从正面去理解“表演”这件事,“就像我们连长当年演习中带病指挥大家攻下了所有目标点,至今被当作?#36867;?#23448;兵的案例。他那个时候不是在努力地‘演’好连长这个角色吗?#20426;?/p>

          “一旦成功通过测试,就能帮助我们建立一个好的‘人设’。”

          “人设?#20445;?#21363;人物设定。这个在90后、00后中流行的词汇,翻译过来就是“形象”。

          为了建立好的“人设?#20445;?#27605;业前,梁?#24335;?#26366;经对着镜子练习自我介绍,?#21051;?#26202;点名后到操场加班练3000?#30528;埽?#36824;列了满满一本子的“新排长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分配到部队,有备而来的他,如愿为自己建立起“接地气、体能好、执行力强”的“人设”。

          梁?#24335;?#30340;“人设”之路一马平川时,连长却在谈心交流时自曝了一件糗事:他当年是以第一名的成绩分配到单位,也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护自己的“骄子”形象。可刚来没多久,他就因为在弹药库值班时携带手机被机关通报。

          “如果是我,肯定觉得自己的优秀‘人设’崩塌了。”梁?#24335;?#35828;,当时的连长也一度产生过军旅生涯由此变得灰暗的恐惧,可是各级领导却在谈心中开导他,让他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对于新排长来说,不必怕出糗:一则增强抗打击能力;二则及时反省自身不足;三则鞭策自己努力变得更加优秀!”梁?#24335;?#25226;连长的话记在本上,又在后面一笔一画地补充道:我不害怕“人设”崩塌,因为我能在废墟之中,建立一个更好的“人设”。

          “情商也好,‘人设’也罢,是我们?#35270;?#20891;营集体生活的一种努力。”徐瑞说,自己现在依?#26032;?#37324;组织的“第二课堂”活动,开了“排长画室?#20445;?#25945;有兴趣的战士们画画,愿意与他交心的人也越来越多。

          徐瑞的选择似乎成了一个门道?#20309;?#33829;副营长王庆俊自学心理学,成了战士们的“知心大哥?#20445;?#22235;营教导员陈云成将?#23545;?#21160;营养学》的精要制?#19978;?#21015;小卡片,变身全营“健身教练”……

          “今天,我们来讲一?#30149;?#27494;装冲突法》……”周四下午?#36867;?#26102;间,修理二连指导员杜宜茂用10分钟给大家讲了一堂法学课,战士们听得津津有味。谈起开课动机,他说源于一名战士在意见箱里的留言:

          “拉练时大家精疲力尽,您永远是那一句‘大家要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不怕苦不怕累’;上级文电检查多,您只说‘这些都是暂时的,会过去的’;我们问您问题,您的回答和教科书上没两样。我们认可您的工作,可是没法认可您这个人。如果您调走了,也不会在我们心里留下多深的痕迹。”

          杜宜茂那一晚辗转难眠:仔细想想,在指导员这个角色之外,自己和战士们之间又有多少心灵交流和情感维?#30340;兀考?#22914;把官兵的军旅人生看作一个舞台,自己并不是一个无法取代的角色。

          否定了一个又一个办法后,杜宜茂想到了自己的法学专?#25285;合?#22312;大家法?#25105;?#35782;越来越强,从普遍关心的社会热点问题入手,给战士们系?#25104;?#20837;地?#27493;?#27861;好不好呢?#32771;?#21487;丰富?#36867;?#20869;容,又能和大家有更多近距离交流的机会。

          未?#19978;?#19968;尝试,他就受到了热捧,被好多战士追着让帮自己解疑释惑。

          拿着杜宜茂自己编印的《常用军事法》小册子,上等兵王文豪直言:大家私下里都称指导员是“法学教授”。

          听到这话,杜宜茂乐了:“啥教授啊,其实是你们教会了我更多啊!”

          如果你愿意,就可以一层一层地走进我的心

          ■孙卓立

          有些人说,和新生代的官兵交心越来越困难。他们中的一些人似乎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面对外界时包裹着一层厚厚的壳。

          的确,他们赶上了社会大发展的时代,接收着多元化的信息,以?#20843;?#30528;b?#31455;涮员Α?#25171;着副本上知乎”为日常,穿梭于虚拟与现实之间,在不同的APP中构建起自己的多维社会形象,内心丰富且敏?#23567;?#21363;?#20849;?#20837;军营,仍然想要保持自己的神秘感,做一道“不一样的烟火”。

          军人,军是性质,人是本质。是人就有其独特性。我们在要求整齐划一的同时,不能忘记每名军人个体都存在差异。正是由于这样的差异性,造就了军营的多彩。如果把军人当作一个“人设?#20445;?#37027;么这个“人设”并不是千篇一律的标准化形象,而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区间,等着你把自己输入进去、增添生机。

          “这个兵踏实勤勉”“那个兵油?#25442;?#35843;”……长此以往,我们似乎习惯在或长或短的观察期后,用一两个自以为精准的词汇来为官兵下评语,?#26469;?#39044;判他的军旅人生。现在想想,这样的做法有没有“贴标签”之嫌呢?时过境迁,我们的?#21368;?#34987;证实了吗?他们仅仅就是“标签”所描述的那样吗?#20426;?#26631;签”背后,他们的行为机理是如何形成的呢?

          了解任?#25105;?#20010;兵,都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一路上,我们也许会遭遇“面具”。那个时候,我们不妨把这张“面具”当作镜子,照照自己,是否戴着一副名?#23567;?#33258;我”的有色眼镜。也许你会说,“我还能用谁的眼睛去看?#20445;?#37027;就请你在摘掉眼镜之后,带着那份对自己的质疑,去?#24403;А?#38754;具”背后那个亟待我们了解的?#25509;?#20804;弟。

          当你真正走进他们的世界,你会看见真心的、违心的,开朗的、忧郁的,进取的、消沉的性情,凡此种种集中在一人身上。不必诧异,一个兵也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你还能见到他的亲人、朋友、爱人、偶像甚至敌人。那时,也许你就能真正懂得这个兵,帮助他在军营大舞台上,找到真正适合他的角色,让他成长成才、发光发热。

          责任编辑:袁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88873188.com域名使用侧边栏!
          3d和值走势图
        2.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
              2.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