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
          搜索

          27年水兵,他守海不见海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张容瑢 赖瑜鸿 发布:2019-04-16 02:06:41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在山的这边,海的那边,有这样一群海军蓝:山里的夜晚,抬头可见繁星点点,却无法领略海的壮阔和澎湃;夜晚入梦,大海和战舰,只是独属内心的诗与远方、心之所往的绮丽风景。

          不能“头枕着波涛?#20445;?#21364;胸怀云海的豪迈、大山的宽厚?#24187;?#35265;过朵朵浪花在阳光折射下的多彩变幻,却拥有守望深蓝的赤诚与凝视……他们是大海?#39029;?#30340;哨兵,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高山水兵。正因为有他们的伫立守望,祖国的战舰才能?#32494;?#36367;浪、航行致远、走向深蓝。

          有人驰骋大洋,就有人守望深山。大洋或深山,水兵有梦,水兵无悔。

          爱远方澎湃的浪涛,也爱耳边呼啸的山风。高山水兵守海不见海,但他们心中自有一片海,那是用信念凝聚成的海。

          ——编??者

          大山无言,守山无悔。樊??罡摄

          他是?#24187;?#32769;水兵。当兵27年,他守着大山,却不曾随舰驰骋大洋?

          有人驰骋大洋,就有人守望深山。他的坚守和凝视,不舍昼夜,无问西东

          如果梦想有颜色,一定是浪花白

          ■张容瑢 解放军报记者 赖瑜鸿

          像许多高山水兵一样,他向往深蓝。因为有个大海梦,他光标点狼烟、荧屏传风雷,27年的军旅韶华从无遗憾。

          他叫邹伟,是东部战区海军某雷达站一级军士长。作为?#24187;?#35266;通兵,大海于他,不在眼里,却在心尖。

          也许是在山里待得久了,邹伟显得木讷、不善言谈。他常说,山里有常人看不到的风景,守山的日子温暖而充实,自己很普通,他只是做了?#24187;?#28023;军战士应该做的事……

          然而,伟大往往蕴藏在普通之中,能把一件平凡小事持之以恒做上27年,就是一种不平凡。当坚守成为一种追求、一种生活方式,人生价值底色也因为甘做小事、乐守孤寂而绚烂多彩。

          每天清晨,邹伟都会提前15分钟起床,?#21364;?#37027;一声集合哨。樊??罡摄

          眷恋

          笃定的信念随着时光流逝,?#24651;?#20026;对大山的眷恋

          1979年夏,东北一个小村庄,知了叫得喧嚣。一群孩子光着脚在田埂间?#23490;埽?#37329;色麦浪随风涌动。孩子们跑累了,选了个地方玩起游戏。

          “我想当医生”“我想当老师”……孩子们争先恐后抢着扮演自己心中最喜爱的角色。“我想当解放军,保卫祖国。”一个男孩站了起来,?#25104;?#36824;挂着清鼻涕。

          “瞧,邹伟吹牛哩!”一时间,笑声洒满了这片童年的田野。

          1991年,一纸鲜红的入伍通知书送到邹伟家中。戴着大红花的邹伟,激动地?#22270;?#20154;朋友一一道别,然后登上了南下的绿皮火车,他的军旅人生也随之启程。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这身军装一穿就是27年。

          在解放牌汽车上颠簸了一整天,邹伟和两名战友来到闽北山脚下的一个村庄,他们在一家小茶馆?#32676;?#37096;队派来接站的汽车。不一会儿,?#24187;?#36523;着军装的老兵走进来,邹伟按捺不住激动的?#37027;?#38382;道:“班长,部队离这里还有多远?”

          老兵笑了,他用手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山:“不远了,不远了。”邹伟循声远眺,一座被云雾笼罩的山峰若隐若现,山尖上耸立的天线?#32769;?#21487;辨,好不寂寥。

          “是那儿吗?”

          就是那儿——大雾山。九曲十?#36865;?#30340;山路?#39057;?#20154;头晕,好不容易登上山,雾霭中掩映着一座低矮的水泥楼。老兵告诉邹伟,这里驻守着原海军某观通站,也是他即将服役的部队。

          当时住房紧?#20445;?#21040;站后的第一晚,邹伟睡的是地铺。山上潮湿的雾气把床垫浸得湿漉漉的,这个北方来的小伙儿翻来覆去,一夜没合眼。站里用水紧张,好不容易洗?#26174;瑁?#27700;里却有股柴油味。土?#22466;?#30333;菜、粉丝……餐桌上来来去去只有几样菜。

          “这地方谁能待得住?”这个打小立志从军的小伙子,第一次对未来感到茫然。

          让邹伟散去心霾的,?#28783;?#20110;他第一次送站里老兵退伍。那一天,车辆刚刚驶去,卡车上的老兵猛然纵声高喊:“再见了战友,别了大雾山,我一定还会回来……”汽车成了一个小点,山谷间依然回荡着老兵的呐喊声。

          那年邹伟19岁,在那个热血澎湃的年纪,一声声高喊就像一股股电流划过他的身体、?#24067;?#20987;中他的心房,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在这里坚守下来。

          笃定的信念随着岁月流逝,?#24651;?#20026;对大山的无限眷恋。年复一年,守着守着就习惯了,待着待着就爱上了,邹伟打定主意再也不离开这座山。他渐渐熟悉山上草木四季的变化,甚至能分辨出不同节气山风的独特气息;他看着山上高楼平地起,见证了各型装备的更新换代,部队建设发展的日?#30053;?#24322;。邹伟?#32469;湎不?#26149;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那怒放的花姿夺目耀眼,是一?#32494;?#35266;通人?#20204;?#26149;汗水浇灌而成的。

          在战友眼中,邹伟是个说得少、干得多的“实诚人”。下士马景涛?#20004;?#35760;得入伍后第一次清理垃圾池,气味呛人、蝇虫飞舞,?#24187;?#22836;发花白的老兵带着新战友闷头干活、一干就是大半天,后来他才知道,那个老兵就是邹伟。

          “老邹把山里当成?#24605;搖!?#26366;任雷达站教导员的连敏不止一次地说。

          邹伟上士服役期最后一年,雷达站接连担负重要战备值班任务,官兵们经常白天黑夜连轴转,有几个骨干打算年底退伍。一天,连敏找邹伟谈话:“你怎么打算?会留下来吧。”

          “只要部?#26377;?#35201;,?#19968;?#36873;择坚守。”邹伟的回答?#36182;?#26377;声。那天,大雾山是个难得的晴天,窗外的映山红开得绚烂。

          1 2 3 4

          责任编辑:张思远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32321;?#22312;www.88873188.com域名使用侧边栏!
          3d和值走势图
        2.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
              2.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