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

          有一種愛,叫恨不得把"全世界"塞進你的行李箱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段占峰 蔡婉芃 趙雷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1-04 02:05

          有一種愛,叫做恨不得把“全世界”塞進你的行李箱。對離開父母庇護、走進軍營加鋼淬火的新兵們來說,離家時的行囊,裝著太多親人的牽掛和囑托。如今,新兵入伍已一月有余,想家的情愫正縈繞在心頭。我們走進北部戰區陸軍的幾支部隊,聽新兵講講家的故事,和他們一起品品家的味道。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大大的背囊,裝得下物品,裝不盡家的牽掛和期待。資料圖片

          新兵行囊,裝著一個“家”

          ■段占峰 蔡婉芃 趙雷

          一枚紀念章

          傳承家國情

          “我叫田夢楠,來自素有‘河東屏翰、中原咽喉、三晉門戶’美譽的山西晉城,今年20歲……”新兵交流會上,第一個上臺發言的田夢楠小心翼翼地從褲兜里掏出一個精美的小木盒。

          打開木盒的一瞬間,所有人的視線都凝固了:那是一枚解放勛章,雖然五角星的色調早已被歲月磨蝕,但依然那么引人注目。

          在新訓骨干和新兵戰友們期許的眼神中,田夢楠關于一枚勛章、三代家國情的故事開講了——

          1945年冬,田夢楠的爺爺田求和20歲,光榮入伍。他在攻打昌圖、解放彰武等戰役中屢立戰功,又參加了1948年10月的錦州戰役。當時,作為尖刀班班長的田求和帶領戰友,一路沖鋒向城內挺進,卻被一座暗堡的強大火力網封住了道路。為了不耽誤大部隊的進攻,田求和忍著被子彈射穿左腿的劇痛,利用地形向暗堡匍匐過去,最終用兩枚手榴彈炸毀了敵堡,徹底掃除了前進的障礙。他也因在此役中的英勇表現,被授予解放勛章。

          轉業后,田求和將大部分的獎章和證書都捐獻給了駐地戰役紀念館,唯獨對這枚解放勛章無法割舍。他將其視如珍寶般放在床頭柜里,想部隊了,就拿出來看兩眼;想戰友了,又拿出來摸幾下。

          1971年冬,田夢楠的父親田永龍入伍時,田求和將這枚軍功章交到了兒子的手里,其中深意不言自明。服役期間,田永龍不負父望,接連在練兵場上拔得頭籌,榮立三等功。

          這枚軍功章傳到自己手上的情景,田夢楠至今記憶猶新。離家的前夜,爺爺穿著當年泛白的解放軍軍裝,爸爸穿著發舊的“71式”軍裝,鄭重其事地把軍功章遞交到自己手上。93歲高齡的爺爺對田夢楠說:“娃呀,革命不分男女,只要肯吃苦,一樣可以建功軍營。記住,有第一就爭!”那一刻,田夢楠感到無比的神圣。她知道,自己接過的不僅是父輩曾經的榮耀,更是這個家濃得化不開的軍旅情結。

          爺爺的話,讓田夢楠充滿十足的勇氣,更有著堅定的信念。一次次突破體能的極限挑戰,一次次泥潭草地里的摸爬滾打,每每感覺吃不消的時候,躺在木盒里的那枚勛章就成了田夢楠的“能量加油站”,瞬間讓她滿血復活。

          小小銀秒表

          接力精武夢

          “班長,用這塊表幫我掐時間吧!”3公里考核在即,新兵余彬再次摸出那塊泛著銀光的秒表。秒表的正面沒有閃爍的電子數字,只有兩個大小不一、帶著指針的白色表盤。雖然款式有些落伍,但表身卻光亮如新,好似鏡面。

          接過秒表,新兵班長趙睿的手上沉甸甸的,心里也踏實得很。因為他明白:這次考核,余彬肯定又能刷新紀錄。

          別看銀秒表個頭小,歲數可不小,比19歲的余彬大了近一倍。算上余彬,秒表已前后歷經了三任主人。

          秒表最初的主人叫王旭,是余彬父親余前養的老班長。瘦小的王旭剛入伍時,體能訓練總跟不上趟。為了不給連隊拖后腿,不服輸的他每天都堅持強化訓練。可是,沒有秒表計時,王旭也不清楚自己到底進步了沒有,進步的幅度有多大。就連做夢,他都想擁有一塊自己的秒表。

          就這樣,王旭一邊天天練著體能,一邊月月攢著津貼。“吊車尾”的帽子很快就摘掉了,但“秒表夢”卻在一年多后才實現。王旭咬牙買了當時最高檔的“鉆石牌”機械秒表——不銹鋼的機身,撥動發條的設計,誤差更是低于百分之一秒。

          這稀罕物一帶回連隊,立即引來戰友們的圍觀。大家你摸摸,我按按,都喜歡得舍不得撒手。“秒表再好,也是為了提高咱連的體能成績,以后這表大伙一起用。”王旭當眾宣布。沒想到,一塊秒表還真調動起了大家的訓練熱情。一時間,連隊的體能成績突飛猛進。

          1990年12月,年滿20歲的余前養迎著冬雪來到部隊,分到了王旭班里。那時的王旭早已成為團里響當當的訓練尖兵,而身體偏弱的余前養則和初到軍營的王旭一樣屢受挫折。王旭除了耐心地向余前養傳授訓練技巧之外,還把自己的老秒表交給他,讓他每天去記錄自己的成績。從此,秒表的滴答聲,便一路伴隨著余前養向前沖鋒的腳步。王旭退伍時,這塊秒表更成了倆人戰友情的永恒紀念。

          今年8月,余前養把秒表交給自己即將當兵的兒子余彬的時候,動情地講述了它的故事。最后,他用命令的口吻說道:“余彬,你絕不能辜負了這塊秒表,一定要拼盡全力當一名精兵!這個任務,你能不能完成?!”“保證完成任務!”余彬堅定的回答,讓父親激動得眼中淚光閃爍。

          十六字家訓

          點亮軍旅路

          “我家的家訓傳到我這一輩,‘年齡’早超過了兩百歲。小的時候,常聽曾祖父講,這條家訓就是我們老葛家的‘根’。丟了‘根’,人就走不遠,家也難興旺……”新兵營俱樂部內,一場名為“抒家國情懷,立報國壯志”的演講比賽正在進行。葛剛娓娓道來的家訓故事,令人屏息凝神。

          葛剛出生在浙江金華虎鹿鎮的一個大家族,但葛氏的祖先原本生活在福建沿海的葛興村。1840年夏,英國戰船用炮火轟開中國國門,途經之處大肆燒殺搶掠。葛興村少壯組建起義勇隊,奮起反抗侵略者。但由于雙方實力太過懸殊,最終葛興村被付之一炬。戰敗之后,葛剛的祖先葛大海流落至浙江虎鹿鎮。雖身無一物,但靠著家中那句十六字家訓,葛家的種子開始在這片新的沃土上生根發芽。

          “孝親敬祖,竭誠盡忠,肩擔道義,胸懷家國。”十六字家訓微字大義、內涵深遠,激勵葛家人英雄輩出:1911年,葛天碩任辛亥革命江浙起義軍某部連長,后參加北伐戰爭,身負重傷;1937年,葛洪濤作為國民黨八十七師五團某班長,隨部參加抗日淞滬會戰,不幸壯烈犧牲……

          葛剛的曾祖父叫做葛恒瑞。1950年,他任志愿軍第42軍337團排長,并隨部參加抗美援朝戰爭。次年2月,于橫城地區,葛恒瑞所在部隊向北進的“聯合國軍”發起反擊。在敵人極其猛烈的地空火力強攻下,葛恒瑞率領全排戰士始終堅守陣地,寸土不退。在總攻的沖鋒號吹起之后,葛恒瑞手握刺刀沖進敵群。奮力廝殺中,一枚子彈射穿了葛恒瑞右腿腿骨。由于失血過多,葛恒瑞眼前一片模糊。就在昏迷倒地的瞬間,他拼盡全力擲出刺刀,洞穿了一個敵人的胸膛。

          等待葛恒瑞的,只有截肢。傷口痊愈后,組織上本已給他優待分配,可他卻選擇了回家務農。

          從小,葛剛就愛聽曾祖父講故事。那十六字家訓,每一個字都蘊含著太多葛家人重孝悌、懷家國的人和事。它們在不知不覺間化作種子,深深地埋在了葛剛心間。

          今年9月,葛剛為自己的人生選擇了軍旅路,更為家訓添加了新的注解。如今,新訓剛過去一個多月,葛剛已經成了新兵營里名聲響亮的訓練“小老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3d和值走势图
        2.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
              2.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