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

          韋昌進:我是普通一兵,永遠堅守6號哨位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昆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10-09 03:10

          就任棗莊軍分區政委的第一個清明節,韋昌進給戰友李書水打了一個電話:“走,明天我們去一下滕州?”李書水從話筒聲音里一下子就明白韋昌進是想去滕州烈士陵園,那里安葬著20多位當年和他們同在一個團服役、壯烈犧牲的戰友。

          下著細雨的清晨,曾經同在炮火硝煙中堅守陣地的兩個老兵韋昌進和李書水,拎著一些煙酒拾級而上,輕輕走向“張延景”,靜靜陪陪“張澤群”……相對無言,韋昌進躬身拂去碑上的一片落葉,說:“老哥哥們,韋昌進過來看你們了……”在這些老戰友面前,韋昌進始終覺得自己還是普通一兵。身邊的老班長李書水,當年曾帶隊把韋昌進救出來。李書水立過一等功,但因傷殘一直在老家務農。

          望著光潔而整齊的大理石墓碑,兩位鬢發斑白的老兵內心難以平靜,撥開歲月的風塵,仿佛又回到了槍林彈雨、生死與共的陣地上……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1986年6月,韋昌進從前線返回老家,和母親汪生蘭在自家房屋前合影。

          就任棗莊軍分區政委的第一個清明節,韋昌進給戰友李書水打了一個電話:“走,明天我們去一下滕州?”李書水從話筒聲音里一下子就明白韋昌進是想去滕州烈士陵園,那里安葬著20多位當年和他們同在一個團服役、壯烈犧牲的戰友。

          下著細雨的清晨,曾經同在炮火硝煙中堅守陣地的兩個老兵韋昌進和李書水,拎著一些煙酒拾級而上,輕輕走向“張延景”,靜靜陪陪“張澤群”……相對無言,韋昌進躬身拂去碑上的一片落葉,說:“老哥哥們,韋昌進過來看你們了……”在這些老戰友面前,韋昌進始終覺得自己還是普通一兵。身邊的老班長李書水,當年曾帶隊把韋昌進救出來。李書水立過一等功,但因傷殘一直在老家務農。

          望著光潔而整齊的大理石墓碑,兩位鬢發斑白的老兵內心難以平靜,撥開歲月的風塵,仿佛又回到了槍林彈雨、生死與共的陣地上……

          悶熱潮濕的哨位上,年輕的士兵渴望建立功勛

          33年前,邊境線上那場戰斗打響的前夜,韋昌進一直警醒地趴伏在悶熱潮濕的6號哨位上。黎明時分,他換哨走回居住的溶洞,剛放下沖鋒槍,報話機就傳來一陣爆響。排長從指揮所急切地傳來通報:敵人將于拂曉發動進攻,重點方向為6號哨位,在增援到達之前,你們務必守住,絕不能丟了陣地!

          韋昌進趕緊搖醒戰友張澤群和吳冬梅:穿衣服,準備戰斗!又通知在外面趴伏執勤的成玉山和苗挺龍注意放哨。就在這時,成玉山在外面大喊:不好了,敵人上來了!韋昌進還沒有來得及轉身站穩,炮彈就飛過來了。炮彈不是一發,而是密集地進行地毯式爆炸。

          震天炮火里,韋昌進和張澤群提著沖鋒槍奔出溶洞投入戰斗,負責報話機的吳冬梅守在洞里呼喚炮火支援。

          韋昌進和戰友駐守的哨位據點是一個天然溶洞。最近的位置距離敵人只有8米遠。平時,他們在哨位里交流全靠耳語,不敢大聲說話。晚上執勤還好些,如果是白天的崗哨,他們就只能趴伏,連躬身彎一下腰也很危險,對面的敵人隨時在伺機射擊。

          在槍林彈雨中浸泡了幾十個日夜的韋昌進,已經學會了判斷炮點方向。他趁著第二發炮彈的火光,一頭沖進第一發炮彈的落點位置。借助一塊石頭作掩體,韋昌進奮力向沖上來的敵人扔去幾顆手榴彈;硝煙稍淡,又一撥敵人涌來,韋昌進抓起沖鋒槍一陣猛烈掃射后,定睛觀察下周圍,沒有退路,這個位置必須死守;他看了看身邊,還有兩具爆破筒,他迅速掄起,再次猛力扔向敵人……

          第一輪攻防暫時結束,炮火稀落下來。趁著難得的間歇,韋昌進趕緊壓著嗓子呼喚戰友,然而嗆鼻的硝煙中只剩苗挺龍還有回應。他正躲在另外一塊大石頭后面,槍筒子里還冒著青煙。韋昌進說:“情況不妙,趕緊進洞,休息會再打,馬上又一輪炮擊就會開始。”兩人剛回哨位,一個炸彈的氣浪直接把他們掀到最里面,洞口巖石嘩啦塌落下來。

          在戰斗進行的同時,排指揮部反復不停地呼叫6號哨位,但一直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師指揮所指令韋昌進所屬的戰地步兵6連務必派人前往6號哨位,偵察清楚狀況。

          師指揮所對6號哨位的重視,讓6連壓力巨大。韋昌進所在的某部6連,是抗戰結束以后成立的,在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中都沒有立功記錄。這讓6連在戰斗資歷方面明顯遜色。

          出發前,6連指導員發出動員令:“平時英雄連隊說咱不行,咱不服。不服不靠嘴,得打給人家看!當以后新的連隊成員來到時,能不能自豪地拿我們做例子,說我們是戰斗英雄老一輩!”戰斗打響前,6連官兵都想著殺敵立功,為連隊建立功勛。

          偵察6號哨位的任務,落在曾在6號哨位堅守2個月的老兵李書水和張元祥身上。由于白天炮火太過密集,同時不明陣地上敵人情況,莽撞行動必死無疑,且毫無意義。于是指揮部將偵察6號哨位的時間定在天黑時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3d和值走势图
        2.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
              2. <div id="ck2ee"></div>

                  1. <code id="ck2ee"><delect id="ck2ee"></delect></code>
                    1. <acronym id="ck2ee"><pre id="ck2ee"></pre></acronym>
                      <output id="ck2ee"><pre id="ck2ee"></pre></output>